老滚与龙腾世纪
宝冢古早月组饭

[上古卷轴]玛拉保佑你 抓根宝×Marcurio 2

雪漫城的领主住在龙霄宫里,城门在我们身后关上。石板路从我们脚下一直延伸到中心的圆形市场上,市场上有人在售卖颜色新鲜的食物,还有手打的银项链,尽头有一间酒馆,酒馆旁边是药水店和杂货铺。雪漫城大概是天际省最幸福的城市了吧,反正要比裂谷城的人幸福许多。裂谷城阴暗的鼠道和无处不在的肮脏交易在我的脑子里飞快地闪现了一下,但立刻就被雪漫刺眼的阳光驱散了。

我们从市场穿过,拉奥目不转睛地看过一个又一个小摊——哦,他一直赖在首饰铺前,直到我把他拉走。

在踏上龙霄宫前廊的木板之前,我们还要走过水池中央高高的台阶。右边有一间巨大的椭圆屋顶长屋,门口燃着火把,石柱上雕刻着我在魔法书上看到过的古诺德纹印。长屋后的空地里,身穿皮甲的战士三三两两地站在那里。

“那是战友团的基地,”带我们上来的卫兵说道,“月瓦斯卡。”

我的雇主眨了眨眼,示意他说更多。

“啊,月瓦斯卡。”卫兵清了清喉咙,我想他头盔下的脸上一定是一副骄傲的神情,“他们是战士荣誉的联盟——你应该去试一试,看起来你手中的剑能证明你是一个好的战士。”

我的雇主看起来很有兴趣的样子。

“我们去拜访那里吧,马科里奥”他转过头来看着我,“在向领主汇报之后。”

我没有想到他会来征求我的意见,于是愣了一下。这副反应被拉奥看在眼里,他大概是误解了什么。

“你如果不愿意去的话——”

“没有,并没有”我摇摇头,“关于拜访这件事,我没有丝毫的不情愿。更何况——你大可不必征求我的意见。”

“不用吗,为什么?”

“雇主应该有决定下一个目的地的权力——我是说,其实我也不知道,毕竟——这是我作为雇佣法师以来的第一份工作。”

“那你以前是做什么的,马科里奥,从学院毕业以后?”他侧过头来看着我。

“我做过一段时间的研究员,你知道,就像冬堡里那些戴着眼镜、神经兮兮的老头,”我冲他咧了咧嘴,“可是我既不喜欢龙,也不愿意一心扑在矮人科技的复原上,所以,我便从帝国来到了天际。”

我的雇主似乎皱起了眉头,他没有在说话,而似乎是在默念几个词语,我只认出了“龙”一词。当他再次开口时,他飞快地吐了吐舌头,说:“我失忆了。”

“所以,我没有听懂你在说什么。”

他说完便走上龙霄宫前廊的木板,我耸了耸肩,跟了上去。

 

雪漫城的领主,巴尔古夫(我们在城里听到的外号是“巴二姑夫”,居民总是喜欢在亲属谱系上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是一个还不错的人。

他戴着镶了各色宝石的头冠斜坐在宝座上,皱着眉头听完了我的雇主从溪木镇带来的消息。作为回报,他赏了拉奥一套崭新的盔甲,连带着我也给了一小块灵魂石。

我在口袋里敲了敲那块淡紫色的玩意儿,对它的品相感到满意。

“……我想,你们需要和我一起,同我的宫廷法师谈一谈。”我听到这样一句话,抬起头,正好对上领主温和的目光。

“我们不能离开吗?”我的雇主这样问道。

“不,我想,你们大概还要帮我一个小忙。”

他挥手带我们从大厅走向东边的一个偏室里,我们进来的时候并没有太多地注意到这个地方。我穿过一排长桌,感受到一丝熟悉的魔力波动——

“法仁加!我带了帮手给你。”我们的领主洪亮地说道,他的话音刚落,里面便传来应声。

“帮手?哦我希望这次的人能够聪明一些——”

一位身穿蓝色法师袍的瘦高法师从里面走出来,他带着兜帽,正捧着一本厚得吓死人的书在读,他走路的时候眼睛紧盯着书页,直到他开口说话。

我冲他眨了眨眼。遇到熟人了。

“我为你带来了两位助手,”巴尔古夫领主又把他的话重复了一遍,“过来,我的勇士们。”

“这两位,”法仁加打量着我的雇主,又飞快地扫过我,简短地一点头。

“我们需要收集龙石。”他言简意赅地说。

天际的龙回归了。

而为了对抗它,我们第一步要做的就是去那闹鬼的寒落峰里找到龙石。

我觉得,大概在拉奥再次站在我面前的那一刻起,我便陷入了疯狂的、毫无逻辑的梦境之中。

巴尔古夫领主在把我们介绍给法仁加之后就离开了。我在他转身的瞬间对着蓝袍法师咧开一个巨大的笑容。

“我想,亲爱的兰特导师终于忍受不了我们的小傻瓜马科里奥了,对不对?”

“不对。”

我冲上去,抱住了法仁加。他略微颤抖,伸手在我脑袋上揉了一把。

 

********

法仁加·秘火,我的,师兄。

或者换句话说,是我在帝国魔法学院里,关系很好的朋友。我们拥有同一个导师,在魔法学院七年的时光里,我们共享了其中的五年。法仁加痴迷于研究龙,我不知道为什么他选择来到天际省当一位宫廷法师。

“多么感人啊,”我的雇主在一旁喜闻乐见地说,“‘他乡遇故知’”

我转头报以一个假笑。

“马科里奥刚入学的时候是什么样的?”他突然语出惊人。

法仁加只是稍微想了一下便说:“在测试课上,因为魔法屏障释放地不完全导致眉毛被烧掉一半。”

我的雇主发出一串大笑。眼睛亮亮地看着我。

我生气地同他对视,但这没用。他们突然开始交流我在学院里的糗事,这令我猝不及防。

 

********

 

于是,我们便在雪漫城里住下。拉奥在‘母马横幅’旅店里定了两个房间,我们在牧草和干奶酪的隔壁住了几天。楼下酒馆的火塘一直燃烧着,酒馆里的人形形色色,时常有人坐在旁边的长椅上,拿着酒杯,我有时候也会去喝一杯,可我喝不惯这里的酒——雪漫平原出产的蜂蜜酒不如裂谷,色泽不如它金黄,味道也比不上。

“下次我们回到裂谷,我请你喝最好的蜂蜜酒。”我放下空杯子,抹了一把嘴唇,对我的雇主说。

“好啊。”他递过来一块面包,“吃掉你的早饭,马科里奥,我们去见法仁加一面,便出发了。”

法仁加依旧在看那本砸死人的书。我蹑手蹑脚地走过去,越过他的肩膀看了一眼,书页上是密密麻麻的雪精灵文和几张龙的图谱。

“酷”,我吹了声口哨。法仁加把我的脑袋推到一边,眼睛依旧没有离开书本。

“你们准备出发了吗?”他问道。

“是的。”

“拿上这个,”他把手边的一个包裹扔给我的雇主,拉奥接过来打开,我凑上去一看究竟。

里面是一本魔法书和几瓶药水。

“蓝的是法力药剂,红色的生命药剂,”我解释给拉奥听,“那本书是一本法术书,‘洞察术’。”

我的雇主看着我。

“记住咒语,书就会消失。想着你要去的地方,路就会在你脚下。”我简短地解释。


评论(12)
热度(15)

© 广式小香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