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滚与龙腾世纪
宝冢古早月组饭

[上古卷轴]玛拉保佑你 抓根宝×Marcurio 4

[啊!我来更新啦!顶锅盖跑走]

瀑布声大的像是野兽的轰鸣。

“什么?”我的雇主没有听清。

拉奥拔出了他的剑,大概是我面色过于凝重,他握剑的手指关节发白。他递了一个眼神给我,我点点头,飞快地跳到较远的一块石头上,在他的剑落下的一瞬间,我用力发出一道闪电链。

令人遗憾,怪物只是晃了晃,继续挥舞着他的斧头像拉奥砍去,拉奥闪身躲过,迎面又是一击。我闪身跳上一另块岩石,从侧面给那怪物来了两个火球,嘿,但那似乎只是给那怪物送去了一阵温和的风,真令人失望。

过于连续的攻击使得我的魔力消耗很大,我感觉一阵眩晕,我飞快地翻出进入墓穴前,拉奥塞给我的那瓶药水,仰头喝下。

就在我喝药的瞬间,我听见——我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一阵吼声。

它就像龙吟一般宏伟,宏伟又精妙,它震得我耳膜发疼,但我依旧能听出那吼声里包含的强烈情感,它像是一段神话的节选,又像是一段记忆,或者一段画面:一条龙吐出一阵旋风,吹开眼前所有阻挡之物。

它的力量过于强大,强大到我一时间难以承受的地步,哪怕我站在很远的地方。我闭上了眼,当我下一秒睁开眼睛时,我的雇主就站在我的面前,冲我咧嘴笑,又看看不远处的一块岩石,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尸鬼大君在那里东倒西歪地躺着。

“……”还真是,很厉害啊。

后来我们在那东西的身上找到了法仁加一直在寻找到的龙石,很大一块,真不知道那尸鬼是怎么把它揣进……肋骨里的。

不过这不重要,法仁加高兴疯了。当我们把那块石板放到他的桌子上的时候,他一下子跳了起来,这使我怀疑他根本就没有指望我们能带它回来,于是我偷偷踢了他几脚,又换回几个拳头。

我的雇主笑眯眯地站在离我们几步远的地方.“马科里奥”,他突然开口,“你想不想去喝酒?”

我当然想。于是我对着法仁加哼了一声表示休战,转身从他的桌子上跳下来,跟在我的雇主身后,走了两步觉得不对,回头看去,法仁加背着手走在后面。

我本来想出言讽刺他几句,但他似乎心情很好地样子——在我的记忆中,他这样高兴的次数并不多,于是我耸耸肩,跟着拉奥穿过宫门。

我们一行人经过云顶区,来到市集旁的酒馆里。一进门,一个侍女的眼神就粘在了拉奥身上,她是个很漂亮的红卫女人,我想。可拉奥似乎全然不为所动,当然,这是我的猜测,他的背影才不会告诉我这些。他示意我们到一张桌子前坐下,自己则去吧台端来我们要的酒。那个红卫侍女依旧盯着他的方向,喔,我小声地吹了声口哨。

“马科里奥,你在干什么?”就在这时,我的雇主回来了,我本以为没人能听见那声口哨的,可他显然是听见了。金发青年坐在我对面的椅子上,把一杯酒递给我,我抬手接过,对上他海蓝色的眼睛,下一秒又飞快地移开目光。“没什么”,我小声咕哝着。

法仁加突然干咳一声,莫名其妙。我盯着面前的杯子,深红色琥珀一般的樱桃酒在银色的杯子里晃着,身后吟游诗人开始唱一首缓慢而深情的歌。

“所以,你们真的遇到了尸鬼大君?”法仁加清了清嗓子,看着拉奥。

“是的。”

法仁加急促地喝了一口酒,他放下杯子:“这样说来,你们一定听到了龙吼。”

“龙……什么?”

我的雇主眨了眨他的眼睛,我却有如茅塞顿开。一个疯狂的想法在我头脑中成型,我握住杯子的手兴奋地微微颤抖,我点了点头。

“嘿!”法仁加重重地敲了一下桌子,喝干了他杯子里的酒,现在他脸色发红,过去那个冷静自持的学者形象一去不复返。

“说一下那声音是什么样的——描述一下。”我亲爱的师兄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张羊皮纸,他把那东西在酒馆破败的桌子上展开,从上面抬起头,严肃又近乎狂热地盯着我们。

我的雇主领悟能力似乎很高,他听懂了我们的对话。“那个能力……叫龙吼?”

“什么能力?”

“就是——”金发青年的眨了眨眼,在我们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伏斯—洛达!”

 

后来我们差点被老板娘杀死。你不会想知道过程的。

拉奥的吼声似乎使得半个雪漫城都剧烈地晃了晃。身穿姜黄色盔甲的雪漫卫兵粗着嗓子大声警告我们,并勒令我们把街心集市里四散的水果整理干净。

“不得不说,这令人十分惊讶,”法仁加把最后一个青苹果放回篮子里,“不过我们还需要一些确认,对于你是不是……”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阵吼声打断了。是的,又是吼声,更为巨大而低沉的吼声。那声音比拉奥的吼声更有力量感,听起来像是来自遥远的地方。身后带着头盔的守卫抱着胳膊朝天上看去,过了一会儿又把他的脸对准拉奥:“这么说来,你是所谓的龙裔?”

法仁加显然对于别人抢了他的话这件事很不开心,他站在一边干巴巴地开口:“他是。只有龙裔才会收到灰胡子发出的召唤。”

他打断了看起来很像想高谈阔论一番的守卫,走到我们身边,“我想,你们要和我一起去见一下城主了。”

 

此后我们经历的事情,一件比一件更像神秘而疯狂的梦境。神秘而疯狂,唔,我想还要加入精彩绝伦。我喜欢经历这些。

我的雇主真的是一位龙裔——哦,在帝国学院里我们一直被教导“最后一位龙裔消失于三百年前”,而现在,活生生的一个坐就在离我两步远的地方。这种感觉……就像矮人突然开始在地表上捣鼓他们的那些疯狂喷射蒸汽的机器一样。

拉奥响应了灰胡子的召唤,前去霍斯加高峰。他花了三天准备行李,我一直很担心他会对我说就此分开之类的,直到有一天他喊我一起去了阿卡迪亚的大锅买了一些魔法药剂。虽然我永远也不会对谁承认,但我的确松了口气。

灰胡子的住处……好冷啊。空旷而冰冷的大殿里,我裹着毯子坐在椅子上,受宠若惊地看其中一位灰胡子为我倒上一杯热茶。

我的雇主站在我的对面盯着我看,眼中有略微的迷茫,哼,他们这群诺德人永远都不会懂得寒冷的困扰。

我努力克制出言讽刺他的愿望,突然感受到身旁的空气暖和了下来,就像一张温柔的毯子轻轻盖到了我的身上。

我抬头,刚好看见面前的金发青年收回双手,他像一条天际犬一样晃了晃脑袋:“嘿,我刚学的小法术,温暖咒,看你冻得发抖就……”

“是‘增温咒’,”我皱了皱鼻子,脑子里飞快地回想了一下他笨拙的双手,有点想笑,不知为何又有点高兴,于是我小声嘀咕道:“谢谢。”

“唔”,他不好意思地笑起来,现在看上去更像是一条狗了。


[话说我特别喜欢这种“战士强行给法爷施法加buff”梗啊!

不能自拔!]


评论(8)
热度(15)

© 广式小香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