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滚与龙腾世纪
宝冢古早月组饭

科尔的长跑 番外①科尔的田野调查日记

[一个短篇居然还有番外23333]

3月5日     农耕节

我们在这一天到达波利尼西亚,这天在当地的历法里是农耕节。

我们很幸运,也很不幸。

幸运的是一进村子就有那么一场重要的仪式可以参与观察,不幸的是,我们的车子陷入了泥里,而村子里所有的男人都穿着树叶跳舞去了。

我要打电话告诉肖恩。他一定会笑死的。

 

4月7日

我们的小泥屋建成了!

詹姆斯和我以及村子里的几个年轻人帮我们把东西从长老家运到我们的小泥屋里,我送了他们几个罐头表示感谢,又给了站在路边看热闹的小孩几个瓶盖。

有一瞬间我觉得我是在玩辐射4.

 

(底下是一行加上去的字)

小泥屋的隔音比长老家那件侧屋好太多了,感谢上帝!

 

4月8日

屁股疼,今天不出门。

 

5月13日

今天是肖恩的生日,我跑去镇子上给他打了电话。

我们聊了很多,他反复跟我确认詹姆斯不在身边,以及我没有开外放。

哦。

我让他从邮局寄一些安全套给我,这边的安全措施有反科学嫌疑。

他把电话挂了。

 

6月1日

谢谢肖恩,东西到了。

儿童节快乐,我给村子里所有的儿童做了小甜饼,詹姆斯也想吃,我给他偷偷留了一个。不能被这里的孩子们发现他吃儿童特有的食物,这样的话他们会在下一场成人礼中把他的名字也加进去。

我可不希望他们带他去某个秘密山洞中割包皮。

 

8月11日

我们参加了一场葬礼。

村子里的最后一个女巫,九十五岁的秋卡婆婆在昨天去世了。

她是很友善的人,身体也一直很好,上个星期我在院子里晒发霉的书,她隔着篱笆笑眯眯地冲我打招呼,端来儿媳做的南瓜饼送给我。

葬礼是很重要的仪式,我们征得了当地人的同意,在不远处架起摄像机。村子里的人好像已经完全接纳了我们,他们为我和詹姆斯准备了葬礼上要穿的衣服。葬礼在傍晚举行,祭司用树枝沾着泉水洒在尸体上,没有人哭泣,他们看起来比平时更加平静。然后祭司开始吟唱,老实说,那是我这辈子听过最震撼的歌声。

我喜欢他们对于死亡的态度。

 

9月3日

(怀恩教授的字迹)

科尔生病了,现在他躺在床上,可怜巴巴地请求我帮他记一天的日记。

他的眼神就像我们在伦敦的公寓里养的那条小狗,我当然无法拒绝这样的请求。

今天——像之前的很多天那样,我们依旧在做卡瓦村传说的收集,访谈进行到村子中的女人们当中,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传说都是绝对的男性话语,但我觉得她们不应该被忽视。我们的访谈地点在厨房,女人们在柴堆和炉灶之间和我聊天,时而突然爆发一阵大笑。她们都是天生的叙述者,我的本子上记满了她们说的故事。

访谈结束后,她们彼此间开始传递眼神,之后,一个年长一些的妇人开口,她用的是当地语言,我能听懂。

“桑甲(科尔在卡瓦人中的名字)为什么没来?”

“哦,他病了。”

“可怜的你,”她们说,“上次我伤病的时候可是花去了我丈夫的一头牛那么多的硬币呢!”

(科尔的字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9月7日

我的病好了。

 

10月11日

今天,我们从镇子上回来的邻居告诉我们,隔壁的村子里来了“和我们一样的人”。

我不知道他指的是白人还是别的什么,有时间去拜访一下。

 

11月3日

今天是当地的农神节。村民们在村子里的空地上举行长时间的仪式——看起来就像是农业嘉年华之类的。它和之前的农耕节还不太一样,人们在三月一本正经地在地里进行表演式的耕种,而这场仪式上除了祭农神以外,其余的时间都被用来喝西米酒了。

值得一提的是,11月在这里的历法中意味着鲣鱼和鲑鱼在海洋中的更替,对应到神话上是帕卡神(武神)与苏迈神(农神)在这片岛屿上的更替。詹姆斯对这点尤其感兴趣,他喜欢神话分析。

我们的邻居盛情邀请我们参与仪式上的所有活动,西米酒很好喝。

(下面是颜色更为鲜艳的字迹)

关于这场仪式的所有,被记录到我们的《结构与历史:丰产仪式的神话学分析》一书的第三章,我们所拍摄的照片被收入附录中。

(下面的字迹更为凌乱)

等等……出版社是怎么想的,为什么把我们的合影放了上去?

 

12月9日

最近的一个月平静而无事。实际上是无所事事。

我想,如果不是詹姆斯陪我一起来这里做研究,我大概会无聊死的吧。

整天神情恍惚,隔三差五便跑去镇子上的电话亭打越洋电话,疯狂地写信——唔,我干得出来。

我爱你,怀恩教授。

(下面是另一个人的字迹)

:-)

 

12月24日

今天是平安夜。米科特夫妇盛情邀请我们一起度过这个节日。

我大概没有在日记中提到过米科特夫妇,他们也是结伴而行的人类学家,来自剑桥,在另一座山后面的村子里做他们的研究。

我为晚餐带了一些罐头,我爱吃的中国菜,什么豆什么什么鱼,看不懂菜名也无法阻挡我对它的热爱。怀恩正在包礼物。我们就要出发了,剩下的内容,等到了米科特家再记录吧。

米科特夫人炖了牛肉!啊,这真是太棒了。彼得·米科特在大门口迎接我们,他是一个高个子男人,有着不同于其他英国人的浓密的褐色卷发,戴着圆形的眼睛,穿格子衬衫。他十分风趣幽默,见到我们的时候高兴地朝我们挥手致意。

米科特夫妇很喜欢我们带来的菜,我也很喜欢米科特夫人的手艺。看来英国人做菜还是有好吃的。

 

(底下是附加的内容)

豆豉鲮鱼


评论(4)
热度(2)

© 广式小香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