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滚与龙腾世纪
宝冢古早月组饭

[上古卷轴]玛拉保佑你 抓根宝×小马哥 6

我每天醒来都会茫然地在床上坐一会儿,直到看到石窗外的景色,或是听到呜呜的风声,才能想起来自己身处何地。

霍斯加高峰气温低得吓人,但顶峰修道院的厚实墙壁倒是能抵御些许严寒。灰胡子似乎从来都不会生起壁炉,实际上,他们对于生存的要求很低,每天的食物大概就是一块硬邦邦的饼和一杯水,隔三差五地会有一些新鲜水果——这是山下村民的心意。灰胡子是这个世界真正的隐士,也只有他们还坚持着苦修与冥想的生活。我有时候会觉得他们在把守着什么秘密,毕竟这样的生活方式也只有巨大的秘密才可以解释的通。

我被安排住在大殿后的一排房子里,狭窄石廊的尽头就是我的房间,拉奥住在我的隔壁。灰胡子们在我们来的第一天就证明了拉奥的龙裔身份,他们传授了一整段龙吼给他,我一点也不想回忆起那个过程了,真丢人,我只记得自己站在一边聚精会神地盯着他们看,灰胡子一张口,我就晕了过去,眼前最后的一幕是拉奥带着关心和不解的眼神。该死的,我在失去意识之前想,我居然忘了这个。

——灰胡子的声音里蕴含着巨大的能量,是的,能量。不要误会,这并不是南方常见的“言灵”之类的精神魔法,他们的声音就是纯粹的能量。只有他们自己和龙裔才能承受如此巨大的能量。事实上,灰胡子是可以正常开口的,只是——“已经太久没有人来拜访过我们了,” 灰胡子中的一位、艾恩盖尔大师在后来看望我的时候这样说道,他的胡子底端被一个浅灰色的皮圈绑住,出人意料的时髦造型,他看向拉奥:“三百年来,他是第一个到访这里的龙裔。”

他口中的龙裔正笑嘻嘻地看着我,他站在灰胡子后面,飞快地做了一个鬼脸,我干咳一声,脸上因为憋笑而发热。

在灰胡子离开之后,这个金发的年轻人留了下来,他坐在我床前的椅子上,盯着我的眼睛。我与他对视了一会儿,不自然地移开目光,房间里很安静,这使得我只能在内心默默吐槽眼下怪异的场景。

也许是终于过上了一段稳定的生活,拉奥的面色要比之前好上许多,他的眼睛很亮,金发也有了光泽,在墙角壁炉的火光映衬下,看起来是十分惹眼的一名青年。他沉默了半晌,突然伸手摸了摸我的脸。我被这举动吓得打了个哆嗦,但这仅仅是因为惊吓,他的手掌干燥温暖,我大概并不讨厌这种触感。

“嘿马科里奥……我是一个龙裔呢……”

他盯着我的眼睛出神,像是有些困惑,又有些哀伤。他的眼睛是蓝色的——这句话我是不是曾经说过——“蓝得像晴春湖的湖水”。我突然想起了裂谷城,想起来酒馆后门那个被我占据了很久的长椅,想起秋日金黄的树叶和空气中的新鲜蜂蜜酒的味道,那些世俗的、微小又真实的细节。这是我来天际省的第三年,我决定去做一个雇佣兵,我的第一个雇主是一个龙裔,这个时代出现的第一位龙裔。

“这与我又有什么关系,” 我耸了耸肩,看着他因为我的话变得僵硬的身体,垂下眼睛,“你是我的雇主。”

我这样说着,挑起一边眉毛看着他,他低下头笑了笑,炉火里的干柴发出细小的噼里声,一时间再也没有人说话。

他看起来怪失落的,但我想不出有什么可以失落的。我们之间的关系,从来都是雇主与雇佣兵,虽然在天际省,雇佣兵都有不成文的规定:一旦与前任雇主分别之后,当他再回来寻求帮助之时,必须无偿援助一次。但这仅仅是出于诺德人那愚蠢又老套的骑士精神罢了,并不能说明什么。我想他误解了,我们从来都不是朋友。我并没有很多朋友,我不喜欢大多数人,于是我抱着胳膊对他们说一些刻薄的话语,看他们为此而窘迫的样子,真是恶劣啊,我以此为乐。

“这是什么?”拉奥打破沉默,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那本被我藏在枕头下的书露出了一角。

我突然感到心烦意乱,像是秘密被发现,又像是前面的一堆思绪只不过是自己用来说服自己的东西,“没什么”,我把它塞进了枕头套的深处。

感谢神灵,他并没有深究。他只是深深地看了我一眼,那大概是我的错觉,他竟然看起来有些愉快。他站起来,向门外走去,留我一个人皱着眉头靠在石头做的床背上,想着他为什么连一句“再见”也没有说,他把手放在木门的把手上,微微侧过脸——在我的角度只能看见他上翘的嘴角,他说:“马卡瓦拉著<龙裔>第二卷?”

该死——我把那本书抽出来,用力放在床头柜上,气急败坏地瞪着他,在摇曳的烛光下,马卡瓦拉大师的花体字签名显得若隐若现。

“回答正确。”年轻的龙裔轻轻地笑了,他突然靠近我,我在他的眼里看到了自己隐隐约约的影子,“你看到哪里了?”

“全部,”我靠在床上,冷冷地看着他,看着他脸上的笑意因为我的回答而加深,“我看过帝国魔法学院图书馆一半以上的藏书,而这本书摆在在最显眼的位置。那天灰胡子召唤你后,我突然想到我在法仁加的桌子上看到过这本书,就向他借了过来。”

我在他的目光下口干舌燥,不得不变出一杯水来给自己解围。

“所以你带它来是想重读一遍吗,马科里奥?”龙裔笑眯眯地逼近。

“是……”我想我的表情大概不能保持更久了,或许我的耳朵和脸颊有点红?我感受得到它们的热度。都怪拉奥,他离我实在是太近了。

可我莫名地却不想把他推开,于是我转过头,眼睛看向别处:“……马卡瓦拉大师的论述充满魅力。”我听见自己干巴巴说。

“噢,”对面那人的声音听起来很愉悦,我这才发现我刚刚说的话是那么苍白无力,于是我匆忙辩解:“第二卷的确是一本重要的书,它精确地记载了许多古诺德的遗址,这对于我们的探险很有帮助。还有,上面也记述了龙裔的诞生和龙吼的起源”,说道这个,我坐直了身体,“它们都是神的馈赠,分别来自创世神阿卡托什和风之女神吉娜莱丝”,我看着他若有所思的脸,“我想要提醒你的是:它们的作用一直都是朝圣。”

“所以吼声虽然带有强大的力量,但并不能因此有任何亵渎神的行为,对吗?”

“是的。”

“……”对面的人看着我,我的雇主、年轻的龙裔对我眨了眨眼,“很及时的告诫,以及——”他若有所指地瞄了一眼那本书,“不错的记忆力。”

“……”如果可以,我想把脸埋在毯子底下。

然而他并不打算放过我,摇晃的烛灯给他本来就英俊的侧脸打下了更多的阴影,‘这与我又有什么关系’”,他学着我刚才的样子耸起肩膀,大笑道:“我差点就被你骗过去了,马科里奥。”

这下我是真的把脸埋进毯子下了! 霍斯加高峰修道院的被褥像一段陈置了一千年的梦境,柔软,有檀木味和灰尘味,远古与未来在此刻交错,我仿佛坠落到一段缱绻而遥远的过去。然而,有人于此刻将我唤醒。

一只手揉了揉我的头发,还有一只手拉下我盖住脸的毯子,我听见有人在我耳边轻笑一声,下一秒,眼前一黑,一个柔软的嘴唇贴了上来。

就像是有人一把将我从混沌又充满香气的空间里拉出,我打了个哆嗦,头脑一瞬间变得清明,仿佛被灌了一瓶高级治愈剂的附加症状,我的所有触感都变得更为清晰。我感觉到拉奥的额发温顺地贴在我的额头上,可睫毛却颤动地扫来扫去,我的鼻尖充斥着湿润草地的味道,而我的嘴唇——

细小的啃噬和试探性的舔舐,我的雇主的舌尖微微发凉,当它闯进来的时候,我竟是没能忍住推开他。或许我早已被自己的心跳声震聋了。

拉奥——龙裔——我的雇主,终于在他认为足够的时候终止了亲吻,或许是我这副快要喘不上气的表情取悦了他,他笑了起来,尽管他嘴唇上红润的水光令人不忍直视,但我还是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看了几秒,直到看见他的耳尖微微发红,这个发现无端地使我的心脏跳动地快了一些——这当然也有可能是我的错觉。

拉奥耳尖上的红晕仿佛某种水性染料,我眼睁睁地看着他的张脸在我面前变得红透。

“你现在看起来像是雪浆果成了精”,我抱着胳膊懒洋洋地嘲笑他,嘴角却不受控制地上扬,这个粗糙又匆忙的讽刺却逗笑了他,然后,我的目光中再次倾身过来,坚定而又小心翼翼地吻在同一个位置。

“晚安,马科里奥。”

说着,他眨了眨眼,在我看清楚他的身影之前就冲出了房间,然后轻轻关上门。

——像一个使用了“旋风精力”的雪浆果精。


{念念叨叨}

我居然更新啦!诶诶??

好像让他们俩快点谈恋爱啊急死我了(敲键盘

照这个速度……抓根宝×小马哥大概很快会结束啦~以后会写各种番外,什么炉火收养孩子、抓根宝视角……等等。

之后会继续天际的设定再写其他的CP吧,比如溪木镇的大三角、侍卫和年轻的领主、杀手与盗贼之类的或衍生或原创的CP~

总之谢谢大家,包容我那么一个挖坑填得无比缓慢的人~



评论(10)
热度(33)

© 广式小香肠 | Powered by LOFTER